swallow

宿命 chapter Ⅵ

Chapter  6

——这场王的更新换代,让世界都颤抖不止的战斗,此时落下了帷幕。

 

 华美的王殿,硝烟尽散。巨大的白色石柱倒塌断裂,黑白方块拼成的地板上满是裂痕,到处都是碎石沙土,一片狼藉。

一块相对完整的地面上,丝缕绯红与地板上黑白相间的方块缠绕在一起。往日张扬的红发次时柔顺的贴在脸上,遮住了额前的菱形花印。一道巨大狰狞的伤口贯穿了整个身体,粘稠的黑暗冒着泡,一股股从狰狞的伤口中涌出。

焰绯虚弱的躺在地上,胸前的伤口上附着一双手,祀翠的手中发出微光,在柔和的白光下,狰狞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好了,治疗什么的也差不多停下吧,”

焰绯微微睁开眸子,嘴角缓缓溢出苦笑,“这样的话,我不是就死不了了嘛。”

正在治疗的人缓缓摇了摇头,与地板上张扬的绯红色发丝相反,他有一头恬静的绿发,玻璃般的眸子中没有焦距,目光缓缓转移,好像在看——又好像没在看着任何人,缓缓开口,语气却是执拗般的坚定,“绝对——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继续着手中的治疗,祀翠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终于不再惧怕的人,嘴角缓缓勾出一抹柔和的微笑,吐出的话语不容拒绝,“与我相对的只有你,明明对你的抱怨堆积如山,在你还没听我抱怨之前,不允许消失。”

焰绯看着身前的祀翠,与那执拗般的语气相反,那张脸上流露的是难以抑制的忧虑。微微苦笑了一声,焰绯将手抚上扑过来抱住自己的露露的脑袋,认命般闭上了眼,”看来余要有心理准备了···” 

战斗终于落幕,硝烟散去的战场格外宁静。漫天尘沙在四周升腾,一片狼藉的废墟中,长长的银发拂过黑白相间的菱形瓷砖,银发的王穿过烟尘,走了出来。

就在离此不远处,露露缠着红发人影的手臂,神情充满了担忧,七夜在一旁抱臂站着,但眼神也没有离开地上正在治疗的焰绯。

黑色的皮靴踩在黑白相间的地面上,清晰的脚步声在菱形的瓷砖上回响。银发的王缓缓走近不远处的一群人。入目的是,地上的人原本张扬的红发柔顺的耷拉着,狰狞的伤口上附着着一只手,微微的白光从手心发出。绿发的人影守在焰绯身旁,手中的治疗不曾停下。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幕。

——这次,好像赶上了啊。

白银看着那张令他刻骨铭心的脸——是恨入骨髓,这个人,在那日,将他从王座上扯落,夺走他最重要的东西,给予他刻骨的仇恨和永生难望的屈辱。

 

——白银,你现在想必更加恨我了吧,毕竟——我曾一度取下了『你的性命』······

 

现在,自己已经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只要,只要······现在,自己就可以将眼前男人加诸于自己身上的屈辱加倍奉还。

——那一日的无力,不甘,绝望,痛苦,屈辱···

我发了誓,要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

白丝镶边的华丽王袍下伸出一只手,袖口是精致的印花银扣,手势微托,长长的黑色太刀从空间之中延伸而出,握紧刀柄,银发的王剑尖指地,长长的银发无风自动,在身后猗逦缠绕,刀锋辉映下,蓝色的眸子拉成细长,深处闪过一道冷光,

缓缓走近间,不动声色,唇角微勾,一缕银发落在额前,蓝色的眸中渐渐染上狂乱之色——

我要杀了你。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漆黑的皮靴踏在黑白相间的菱形瓷砖上,响起炸裂之声,银发的王剑锋高悬,黑色王袍与王殿黑白色调融为一体,头顶黑穹高照,谁都没有察觉。

哒——刀光掩印间,剑锋微顿,银发的王微微停下步伐,蓝色的眸中重重影影,画面快速闪过,强烈的违和感翻搅着脑仁,眉间微微蹙起,

好像···有什么···什么···我忽略了的···

怔然之间,恍惚忆起了什么,

暗无天日的房间,手臂上最后稍纵即逝的力度,最后吐出的,不成声的请求,

——拜托了,白银,把焰绯······

把焰绯······怎么样?

把焰绯······怎么样来着?沉默良久,银发的王敛下眉目,长长的睫毛盖住了蓝色的眼瞳,看不清神色,然后,缓缓垂下了持剑的手臂。

嘴角勾出一抹苦笑,唇瓣轻启,却没有声音传出,包含着似乎是无可奈何的···

——傻瓜。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