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

宿命 chapter Ⅲ

Chapter 3

——视角不同的四位王,换来了世界的悲剧。

 

长长的袍角拖过长阶,身着黑白相间王袍的人走进影之王宫的大殿,却发现了倚在柱子上早早等候的身影。

刘黑微微诧异的抬起头,眼中印出那人绯红的发色和随意张扬的姿态后,嘴角又露出了亲切柔和的笑意,脚步微顿,“是焰绯啊,在这做什么呢?等人吗?”身边一只白毛大型犬紧紧跟随着旁边黑边镶丝的袍角,看到身边的人脚步减缓,它也乖巧的跟着减慢了速度。

不远处柱子上的人影随意的怀抱双臂,红发一如既往的张扬,却只短到领口,额前的菱形图案花一般的绽放着,微一颔首,嘴角却是露出了柔和的笑意,

“是啊···在等你呢。”

随着身着黑白相间王袍的人缓缓走进,不急不缓的声音似是含着促狭的笑意,又意味不明,“白银正在王宫内等着呢,好像从刚才起就在摇着头抱怨了。你要做好被他破口大骂的心理准备啊。”

黑丝镶边的袍角在近处停住了,身着王袍的人怀抱双臂,声音却有好像一丝心虚,“呃···又让他等太久了呀···总之谢谢了!”刚才开始一直尾随在后的白毛巨型犬同时也精准的停下了脚步,听着两人的对话,好奇的抬眼瞥了一眼对面大殿柱子上倚靠的人影。红发的人依旧轻轻倚靠着身后花纹华丽的柱子,
“不必道谢。”
刘黑顿了一下,发出疑惑的提问,
“···?难道你只是为了传达这些,才在此等候的?”
“啊?不是的···”
咔——的一声,黑色鞋尖与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倚靠在柱子上的人影将一只靠在身后的脚放平,”虽然对不住白银,但余也有话要对你说···”刘黑闻言有些许迟疑,“是吗···?在白银之后再谈不行吗?”但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一会儿就够了。”些许急促的语气,一缕张扬的红发落在额前,倚靠在柱子上的人声调些许抬高,”在你和白银商议之前,希望你能先听一下···“

“···说服祀翠了吗?“

短暂沉默后的下一句问句却是让身着黑白相间王袍的人微微一惊,对方紧接的问句却毫不停顿,“···你问过他了吗···“
刘黑看着对面的人,依旧是张扬的红发,那双平时锐利的眸子却变得异常柔和,不正常的柔和,好像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下一秒就要汹涌而出,就像···就像——不自觉的话脱口而出,
”反倒像是祀翠在对我说『你听我说』似的···“

红发的人微微一顿,”······“

身着黑丝镶边白色王袍的人见状,不由得叹了口气,无奈的伸手抚上自己的头,”怎么···说好呢···祈翠答复的有些含糊···“接着不自觉的伸手托住自己的下巴,脱口得出的是自己都不确认的话语,不只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对面的人,”应该有改善的余地吧···恩···“

红发的人影吐出问句,“这不是对更严重的平衡崩溃视而不见了······吗?“

“——···这个···”语气变得有些吞吞吐吐,刘黑不自觉抓紧了手臂,“简单来说的话,确实是这样···我们存在的理由只有一个,为了维持这个世界。“小心的看了看对面人的脸色,继续吐出下面的话语,”虽然非常抱歉,但只要优先考虑的事情不变,我们就不能着重处理他的事······“

对面红发的人影倚靠在柱子上静静的听着,

”——···“

气氛被沉默笼罩,红发的人影微微垂下头,浅浅的眸子似乎被落下的睫毛印出了一层阴影,随着愈发清晰的对话,王殿中越来越安静,空气中,似乎有什么开始躁动不安——

 “······“刘黑无奈的看着对面看不出思绪的人,安抚一般,嘴中下意识吐出想让对方安心的话语,”但这不是已经决定的事,也未必会在今天的商议中决定···“

“对祀翠的说服工作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吧·········“

接下来已是默默无言,似乎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空气,身着黑白相间王袍的人重新抬起脚步,从红发的身影身边走过,“那个···我差不多可以走了吧?再不去的话白银会更加生气的,到时要让他心情好转就会更费工夫了···“黑边镶丝的白袍袍角与红发人影的衣摆轻轻摩擦交错,一沾既分,错身而过间,听到的是身侧语气不明的声音,

”···不!余还有事找你···“

语意不明的声线似乎包含着不知名的恶意,身边的空气中有什么气息开始躁动起来,刘黑脚步微顿,再次向旁边的人看去,”咦?”

——转身的瞬间,突然似乎有什么不对。

什么不知名的,异样的感觉传来,胸口一凉,鼻尖飘散的是浓重的铁锈味,慢慢的,一股钝痛扩散开来,尖锐的,冰冷的感触,嘴中一股甜腥味扩散开来。

身着黑白相间王袍的人神情怔愣,身体因为受到的冲击而后仰,尾端微卷的华丽黑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一柄长长的尖刀从华美的王袍胸口的位置穿透出来,温暖的液体四处飞溅,沾染了华丽的袍角。

红色的眸子满是不可置信,刘黑慢慢转动瞳孔,看向背后满身斯文的男人,一开口,一缕鲜红就顺着嘴角淌下,

“···泽···木···唔···”

被唤作泽木的男人贵族般微卷的金发在身后用一条精致的发带竖起在身后,扶住身前人软倒的身体,在耳边起伏的话语细不可闻,“真是非常抱歉,刘黑大人···请原谅我的谋反之举。”

话音刚落,贯穿身体的巨大刀刃被猛的抽出,鲜血溅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在周围蔓延开来。

四周静不做声,静悄悄的看着这场惊天的弑王之举。身旁的白色巨型犬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开始瑟瑟发抖,身上雪白光滑的毛色都变得萎靡起来。

泽木抽出尖锐的刀刃,放开了身着王袍的身体。失去了支撑,刘黑无力的向前软倒,绯色发丝的人笑着将眼前无力的身体接入怀中,伴随着,还有语气平和,但冷酷无情的话语,“无需担忧,泽木——”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了沾染层层鲜血的胸口,“消失的只是容器而已···”刘黑的眼睛瞬间睁大,长长的黑发划出无力的弧度。那只手穿透了胸前的伤口,直直的掏了进去。

 

“『直系王族』会和余等一起,永远的存续下去。”

 

无力的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黑色长发无力的垂在胸前,被鲜血层层浸染的人吃力的向上看去,“是这么回事······啊······绯焰···这是你的选择吗······”绯红发色的人闻言斜斜向怀中看去,眼眸中似是平和,又好像是别的什么东西,“呵···果然不问『原因』吗?”脱口而出的话语似乎触及了深处的什么东西,“确实你总是顺其自然,思考方式和白银完全相反,所以洞察力惊人···”

质问不自觉的问出了口,“···你觉得那么做能让祈翠高兴?我可不认为他会理解你这种做法。”刘黑渐渐软倒,鞋尖几欲踩不住地面,

滴答——

血迹顺着掏入胸口的手上流下,滴落地面。落在耳边的话语意味不明,“你无需再担心了,过时的调率者已经不需要了。”掏入胸口中的手无情的转动,绯色头发的人眼睛斜斜一瞥,瞳仁隐隐变成细长,“只是···对于提前将确立新法则的可能性透露给余这一点,余表示感谢。”

哼···

柔顺的黑发贴在脸侧,刘黑的嘴角慢慢挑开一个微笑,随后慢慢闭上了眼睛,“真是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

“笨拙的男人啊···”

胸口转动的手猛的抽出,鲜血四溅。无力的身体失去支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长长的黑发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铺了一地,浸染了鲜血,散发着靡丽的光泽。

 

 

宽大的房间内,华美的窗帘装饰在一扇扇拱门上,流苏层层叠叠,透过拱门,可以看到露台上精致的栏杆。银发的王怀抱双臂,焦躁的坐在桌旁,脸上的不爽几欲溢出,气压之低让一旁怀抱文件的辰已冷汗涔涔。

咯铛——随着一声巨响,门突如其来的被撞开,打破了房间内的平静。银发的王终于忍耐不住转过身去,向门口的那人发泄自己早已积累的溢出来的不满,“你终于来了啊!每次都让我等几个小时——···”

抱怨的话语嘎然而止,引入眼帘的是,门口跌跌撞撞无力的人影,黑发散落着,身上让人心惊的大面积红色印迹,还有嘴角的那抹鲜红——

“刘黑!?”下意识的发出惊呼。

“···白···”一直压在门上的重量终于承受不住,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银发的王从座椅上慌忙起身,奔向门口,其间伴随的还有辰已的惊呼,“刘黑大人!?”将倒在地上的人影抱起,银发的王慌不成调,“怎···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脱口而出的话语渐渐语无伦次,“不,比起这个,你的伤势···!”

银发的王猛然转头,对身后的辰已发出几乎不成声调的怒吼,“去叫祈翠,快点!!”

“是···!”辰已慌乱夺门而出。

转过头来看着怀中逐渐虚弱的人,那双红眸已没有往日夺目的亮光,正在渐渐,渐渐,失去焦距——

“刘黑!”伸手抬起怀中人的下巴,声调几乎走了音,“刘黑,看着我!!”捂在伤口处的手被血污浸染,银发的王手中发出淡淡的光。但——伤口的血迹并没有因此止住,愈发温热的液体一股股溢出,银发的王手止不住的颤抖。

——可恶···伤口太深了!我的治愈能力无法奏效···

丝缕银发垂在耳侧,白银此时再也没有往日的冷静,“振作点······祈翠马上就会来了!”

黑白相间王袍此时已沾满血迹,看不出原本的色调,怀中人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声音细若游丝,“···算了···别管我的事了······你快点逃走···”那双红眸又黯淡了一点,眼睑处开始出现重重的青黑,“焰绯······快追来了···”

 “焰绯的事我来想办法···”搂着怀中的人,银发的王发出仓皇而无力的怒吼,“你要坚持住···!”

身下的血迹渐渐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蔓延开去,房间内被浓重的血腥味缭绕,虚弱的声音传出的是令人绝望的话语“——···我已经没救了······”语气中蕴含着忧虑的焦急,“你倒是快给我走啊······”长长的黑发蜿蜒在血泊中,靡丽的色泽让人心惊,伴随着最后轻轻呵处的话语,“如果你觉得无法丢下我不管的话,就杀了我吧···”

“!”

“你在说什么啊···”银发的王喃喃出声,不知所措,蓝色的瞳孔渐渐湿润,“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能那么说啊!!”

血污沾湿了手掌,银发的王将手附在怀中人的伤口处,依旧一遍遍执拗的施展着不起任何效用的治愈术。一遍遍,一遍遍——“别乱说了···不会让你死的···”

“怎么能让你死······!”

脸上满是泪痕,银发散乱,一向注重仪态的主人却来不及打理,只顾一言不眨的盯着怀中人那双毫无生气的眸子,生怕自己一眨眼,那双眼睛就闭上了——再也不会睁开。

刘黑缓缓向上探出一只手,“——白银···在这里···我总是和你意见相驳,也总是惹你生气···”向上探出的手吃力的寻到了上方人的脸旁,抚上鬓边层层零落的银发,“——···抱歉···但是···即使只有你一个人,也必须···活下去···”眼睑处的青黑愈发严重,红色的眸子已经快要睁不开了,黑发凌乱的散落在额头上,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怀中的人露出一抹恍惚的微笑,缓缓吐出最后的话语,“关于这一点,你能承认······我是正确的吗?”

“······”银发的王几欲承受不住的伏下身去,身后的长长银发从黑白相交的华丽王袍上披下去,蜿蜒交错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和怀中人失去光泽的黑发缠绕在一起,落在血泊中,浸染上鲜红——印入耳膜的,是怀中人断断续续的请求,“拜托···了······白······银······”吃力伸出的手抓住了银发的王的手臂,“······把······绯焰——···”

话未说完,红眸中的最后一丝气息无力消散,薄唇轻启,却已无声,

“——···”

向上探出的手无力的滑落下去,在衣襟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蓝色的瞳孔中含泪,满是不可置信的伤痛和怔然,喃喃出声“刘——”

细碎的光缓缓升腾而起,那个熟悉的名字还未唤出声,便随着漫天光沫消逝于口中。银发的王怔然看着眼前盛大华丽的光沫碎片,

哗——瞬间星星点点,漫天光沫中,怀中人碎成了千万片。

怔怔看着自己的双手,刚刚温暖的感触还残留在掌心,细碎的光沫在手指的缝隙中升腾,却什么也抓不住,空空如也,已经——

什么都不剩了。

徒然抓紧双拳,银发的王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自那日起,我顶着日渐衰弱的身体,日复一日的找寻你的下落。因为现实的光属性太强,我用漆黑的衣服将全身包裹,每日在现世苟延残喘。我在心里发誓,必定要让给予我如此屈辱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等我回过神时,我发现,

——『我』已永远活在了那一日

-TBC-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