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

宿命 chapter Ⅰ

1.原著向漫画续改

2.此文标题说明一切

3.CP刘黑白银相关

4.此文中白银性格是漫画中的,与动漫中的八杆子打不着

5.如果哪里给你们带来了不好的阅读体验,在这里说一声抱歉,你们可以打我,但要轻点(///v///) 


 

以上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Chapter  1

 看着不远处的祀翠和正在接受治疗的焰绯,昶回头看向身侧的绫。与昶对视一眼,绫点了点头。不愿打扰眼前的气氛,昶拖着红边镶丝的袍角转身,却从身后传来了声音,语气淡淡,听不出人的情绪,

 “原来如此···”

 昶看着刚才起一直站在身后的白银,银发散在黑白相间的王袍上,明明是在笑,那张脸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笑意,“杀害直系王族,夺取各个因子——···是想和祀翠一起成为调律者啊···这就是所谓的真相吗?”银发的王攥紧了手臂,不咸不淡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王殿里,不知何时,不远处的绯焰和祈翠都看向了这边,露露紧张的抱紧了红发的王的脖子,将目光投向白银,“真是的···”

 “太让人感动了!”

 只有黑白两个色调的王殿中,银发的王眼中不含一丝温度,身后似有漫天黑炎熊熊燃起,将银色长发层层掩盖下的蓝色双瞳照亮,一缕银发廖落脸侧,银发的王下巴微微抬起,俯视众人,蓝瞳中影影绰绰,在场的人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遍体生寒,

 

“还真是一出让人感动的——···陈腐的闹剧啊。”

 

 

 华丽的王袍白丝镶边,繁复的衣饰下,宽大袖口中手握紧成拳,指甲狠狠的扣紧了手心里,记忆中,是那一成不变的温柔笑容,“因为这无聊的闹剧,刘黑他···”

——开什么玩笑,不过是区区人类,竟敢···竟敢···!就因为这种理由···

祀翠慌忙起身,“白银,等等!关于这一点,我们也都有错···”慌忙出声辩解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是啊,你有错,刘黑有错!”语气没有一丝起伏,层层银丝将细长的蓝色瞳孔遮掩,银发的王垂眸,眼中是满含疲倦的黯然,

 “我也有错!”

 银发的王伏下身去,身躯摇晃不止,长长的银发向前倾泄,遮住了面容,脱口而出的话语饱含浓浓的悔意,“在刘黑打算迎接人类的时候,我应该更强类的反对···不应该让人类介入的!”

 ——因为这样的话,就不会发生现在这种事了···

 祀翠的心狠狠颤了颤,毫无焦距的眸子中满是难以接受,“怎么能这样说···”银发的王突然直起身来,长长银发散在身后,显露出的脸上却是满满的笑容,嘴角勾起大大的弧度,蓝色的眸子因为笑意都眯了起来,但在场的人却感受不到一点温度,“但是算了,这是已经发生了的事···”银发的王转向一旁黑发红眸的少年,“首先,我要恢复调律者的身份。至于刘黑,“声音顿了一下,”我想总会有办法的。”

王宫顶上是漆黑的天穹,支撑天穹的圆柱只有寥寥数根伫立,其余的,都在刚才的战斗中化为了涅粉,依旧是语调毫无起伏的声音,在残破的王殿中回荡,“然后再破环与剩下的蜃和灵的契约···虽然这样一来调理会变得很费劲。大不了,就像洸那样···”

平淡的语调再次吐出残酷的话语,“还是像他那种存在比较好,不像人类这么麻烦,也不会有多余的背叛。”银发的王轻轻笑了笑,似在构想什么美好的事情,“因为不会对这种存在产生感情,不再需要时也可以非常轻松的废弃。”

“好过份···”露露抱紧红发的王,脸上满是受伤。银发包裹的脸下,嘴角勾着大大的弧度,满含笑意的摊开手,“是吧?这样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脸上依旧是饱满的笑容,似乎已经笑到了极限面部不能再承受一般,看起来反而有一丝狰狞,语气亲切而明朗,“好了!请还给我吧,昶——!”不远处黑发红眸的少年静默的望着地面上黑白相间的方块,默默无言,“······”银发的王朝少年伸出手,催促般的再次开口,急切的语气显得有些怪异,“昶······”

唤声还未说完便被打断了,“别再用这么怪异的语气了!”少年似是终于忍耐不住般开口,音调些许抬高,抬眼看向白银,“我已经继承了刘黑的记忆···你的本性已经暴露了。“

银发的王面无表情,嘴角的弧度渐渐垮下,脸上的笑意也缓缓消失不见,

少年继续说着,”弄出这么个戏弄人似的解决办法,你以为我会没有任何疑虑的接受,说『好的,拿去吧』然后双手奉上吗?“

身着王袍的少年直直的立着,怀抱双臂,红丝镶边的披风搭在手臂外侧,眼神睥向对面银发的王,“如果你真这么想,你简直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呢。“

气氛突然降至冰点,王殿的断壁残垣中,传出的声音不含一丝感情,音调中与生俱来的尊贵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并非『命令』,而不经意间的披露却让人遍体生寒,“别搞错了!那边还有祈翠在,徒劳地扯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只是毫不隐晦的说出了我的想法而已。“

嘴角最后一丝笑意也终于消失不见,华贵的银发在身前缠绕,细细的刘海在眉目间笼罩了一层阴影,银发的王站立,蓝色瞳孔中续起了尖锐而冰冷的怒意,身旁的空气凝泄,万物都似颤抖起来,

 ”我管你是接受还是不接受。“

 王殿中的空气都变得沉重,长长银发的缝隙中,只露出一双野兽般冰蓝的眼瞳,眼前的仿佛不是人,而是一个披着长长银发的怪物,

 “还给我,那个是我的!!“

 空气中浓重的杀气让人喘不过气来,少年额上淌下了冷汗,偷偷地抬头瞅了一眼对面的人,少年扬起下巴,笑容有些勉强,“如果我说···『不』呢?“

远处破碎的地板翘起,黑白方块掩印着细长的银发,融为一色。冰冷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表情,银发的王一声轻哼,目光锁定对面的少年,冰蓝的瞳孔没有温度,仿佛在注视一团死物。“那只要更改一下预定的执行顺序就行了···呢。“

 “预订?“少年疑惑。

 繁复的白丝镶边披风下,一只手缓缓伸出,随着掌心的凝聚,漆黑的长剑自空间之中延伸出来——银发的王握住刀柄,朝身旁横劈而下,气场卷席开去,伴随着的是炸裂的破空之声。白丝镶边的黑色披风随着身体动作的弧度向身后扬起,银发的王微微勾起嘴角,蓝色的瞳孔变得针般细长,银发散乱,脸上干涸的点点血迹给脸上的笑容增添了一抹狂乱之气,

 

“就是『对于你的抹杀』啊,昶。“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