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

宿命 chapter Ⅴ

Chapter  5

——这次,不要再重蹈覆辙。

 

黑色的鞋尖蹬向黑白相间的地面,猛然发力向前方冲去,迎击而上,刀剑相击发出金玉相撞之音。

白银透过剑锋,凝视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眸子——是琉璃一般的暗红。

视线微移,引入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脸,熟悉的,自从失去之日一直在追寻的,最重要的东西。但是——却又不尽相同,眼前的少年拥有着他的脸,但是,却——可悲,弱小,因此他绝不可能把两人看错,别说是替代品,昶根本比不上,一点都比不上。而且,昶还是个——人类。

最弱小的人类,最卑劣的人类,最愚蠢的人类,最可恨的·······人类!

这样的人,根本不配顶着这张脸。熟悉的面容,却没有一丝相像,刘黑的脸上不会露出这种表情,刘黑的脸上,一直都,一直······都会有着温柔的微笑。不论是什么人,不论是什么存在,刘黑愿意去相信,并把温柔的笑意给予他们,是的,比如说······人类。

但是,却被背叛了——在那日,在这座王殿里,温柔的笑容在血泊中渐渐消散,自己明明知道的不是吗,应该阻止的不是吗?

果然,最终还是被那抹笑容给迷惑了啊。

——在刘黑准备迎接人类的那日,我没有能够阻止他。

视线渐渐回焦,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银发的王手中突然用力,一沾既分。

刘黑···刘黑的表情···不是这样的!

落地后,回旋转身。

不要顶着这张脸。

叮——刀剑再次撞击。

我看着恶心!!

 

黑色火焰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围成了巨大的黑幕,白银长长的银发在风中飞舞,握着长剑的手臂直直的垂下,飓风中心,袍角飞扬。

突然,巨大的风墙一瞬有了缺口,一只手从黑幕中探出,红丝镶边的白色袖口与这漫天的黑炎格格不入。领口被猛然抓住,白银来不及惊异,领口被攥紧,整个身子飞起,被少年狠狠的丢了出去。

漫天的黑色火焰散尽,银发的王躺在黑白相间地板上,蓝色的眸子中满是茫然,随着清脆的脚步声,少年缓缓走近,“白银···我既不是刘黑,也不打算成为刘黑,因此无法代替刘黑。”听着少年的话语,银发的王紧紧的咬牙,又随着接下来的话语怔住,坐起身来,“不——不对!”

“我就是你的新搭档,和我一起活下去吧。”

少年暗红色的瞳孔中印出的是坚定的意志,唇角溢出点点笑意,华丽的王袍红白相间,红色镶边的袍角在身后扬起,缓缓走近。

——就算只剩下你一个人,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记忆中的人唇角的血迹早已干涸,无力的手抚上银发的王的脸旁,细若游丝的吐出叹息。

点点泪光模糊了蓝色的瞳孔,银发的王抬起手臂遮住眼睛,

——原来,这就是你的选择。

我早该知道的,毕竟···是你啊,

真是,总是擅自做决定,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可是······每每对上你充满温柔笑意的眼瞳,却又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真是败给你了——层层银丝缠绕下,嘴角微微扯出苦笑。

银发的王扶着膝盖起身,几屡银发随着动作散落在胸前,“调律者可不是如你想象的那般能轻松胜任的,别低估了,小鬼!”

“你才是别低估了!”脸上因为战斗而沾染的些许污迹挡不住少年坚定而清澈的红色瞳孔,少年身着红丝镶边的王袍,微微扬起下巴,“我已经从刘黑那里继承了记忆,已经有了刘黑那种程度的认知。”暗红的眸子随着话语移向不远处,黑白相间的菱形瓷砖铺就的地板上,一群人影一直紧紧关注着这边,

“别忘了,正是为此才有这些『子』的吧?”

露露紧贴在绫的身旁,双手紧抱在胸前,一脸紧张的听着两人的谈话。红色长发已不再张扬凌厉的人站立,身边紧紧跟着与他成对的存在,祀翠的发色依然是恬静的绿,没有一丝焦距的眼瞳却没有离开过这边。焰绯的身旁是一身白色拘束服的光,嘴巴张的大大的,似乎在为昶的话而吃惊,七夜静静的跟在绯焰身后,观望着事态的发展。

银发的王发出疑问,“你,难道想接管他们?”少年的回答毫不犹豫,“当然了!”巨大的黑色天穹笼罩下,银发的王自碎裂的黑白菱形瓷砖上站起,因为站立不稳身形有些摇晃,“如果又发生类似这次的事件怎么办?”

——这次,可以相信吗?

少年保证的话语充满了自信,“我不会让它发生的···而且——”话语微微一顿,“如果有万一的话,我会负起责任的。”

少年身着红丝镶边的华丽王袍,脸上充满的是狂妄张扬的自信,银发的王视线微顿,半晌,缓缓叹出一口气,

你还真是···和他一点都不像啊。

记忆的回炉旋转起来,从现世刚进入影王宫时,错综复杂的结构已经与自己在这里的时候不尽相同。

——终于,又一次···回来了···这『失落之地』

在这里失去的一切,我也会在这里找回。

 

“···不要!”眼前的少年神情倔强。

不远处的的“怪物”默默流泪,嘶哑的声音如野兽的低吼一般,“已经受够了···好疼···好痛苦···不想再活下去了···”

——那副形态,已经不似人类。

“我说了,给我让开!!“白银看着拦在面前的昶,神色冰冷。错身而过之际,低头的少年缓缓开口,”···你···真的认为那样做是为了他好吗?“

脚步微顿,“你是···什么意思?“

“死了的话的确能从疼痛中得到解脱···可是···就那样痛苦的死去···“

“···真的会『变得轻松』吗?“

脑海中翻搅起来,似有画面冲脱了记忆的桎梏,豪华的王殿内,萎靡的黑发缠绕鲜血,银发的王抱着怀中的人,心中满是无助的绝望。粘稠沉重的黑暗缠绕而来,似要被拖入沉暗的深渊,永无见天日之际——

“那么你···是想说自己那样犹犹豫豫的烦恼着,而让他陷入冗长的痛苦就是为他好吗?“

——如果你觉得无法丢下我不管的话,就杀了我吧···

——死到临头居然还如此的恳求你?明明应该给他最后一击,然后如他所愿逃走的话比较好不是吗?···你做了残忍的事呢···

记忆的藤蔓不断疯长着,阴暗粘稠的情绪蔓延在心间,蓝色的瞳孔中愈发冰冷。

身边的少年跑向七夜,错身而过,少年回头看了白银一眼,眉间满是倔强的神色。

 

银发的王转动蓝色的瞳孔,神色复杂。

这次,结局会不一样吗?   

下巴微昂,银发的王轻哼一声,“关闭门,在王宫中缔结正式的契约,这就意味着和下界的联系从此根绝了,既然继承了刘黑的记忆,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少年微挑嘴角,暗红色的眸子盯着白银,露出一抹挑衅的笑容,“正好让我不再堕落了。”听到这里,一旁的绫一只手环在胸前,忍不住焦急的出声,口中唤出的是少年的名字,“昶···”

这声细小的呼唤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打断了,“···明白了!”银发的王将下巴压低,长长的银发在身后划过,微低的下颚突出的是眼瞳中一半冰蓝的瞳孔,和瞳仁中的冰凉之色,“你若是稍有疏忽,我就把你赶出去,做好觉悟吧。”

“你才是···”

黑色的皮靴踏前一步,点在黑白相间的菱形瓷砖上,身着红白相间王袍的少年瞬间在银发的王背后显现身形,红丝镶边的袍角向后扬起,擦过身侧人白丝镶边的黑袍,“注意着点,别反被我把你赶出去了。”

银发的王瞬间一惊,随后微微颔下下颚,细碎的银色发丝散在耳侧,此时增添了些许柔和之色,唇瓣微微勾起,轻轻的颔下眸子,这个弧度不似平时的虚假刻意,印在脸庞上,线条都是如此的柔和美丽,银发的王低头露出一抹笑容,恍若冰雪初融,

“不是很好吗···”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