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

宿命 chapter Ⅳ

Chapter  4

——想来,从那次偶遇开始,一切···

那,只是短短数月之前···自那家伙出现,便唐突的开始了——

以那天为界限,我的日常生活变得截然不同。一个接一个被摆在面前的这个世界的真实,却充满了不真实。原本对什么都索然无味,毫无生趣地活到现在的我···却能入谎言般轻易的接受了现实,而且能傻乎乎的战斗至今···不得不让人认为这只是因为受到了我身体里成睡着的刘黑的缘故。很久之前便已察觉到了···

大家所期盼的···并不是『我』···

“打架和战斗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别混为一谈!!“

——那时绫的话···如今终于···感觉能理解其真正含义了···

必须战斗,为了让这些家伙们承认『我』的存在。

必须让他们承认,为了我自己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下去。

 

 滴答——

华丽的王殿,现在却已成一片断壁残垣,漫天尘土中,四周沉静下来。硝烟散去,露出了残破不堪的地面。

少年躺在碎裂的地板上一动不动,身上的王袍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脏破不堪。银发的王自漫天硝烟中现出身影,渐渐走近。华丽的银色长发在身后缠绕着,划出绝美的弧度。

“哒—”清晰的脚步声回响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

银发的王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俯视,如视蝼蚁。

蓝色的眼瞳中是令人心惊的蔑视和冰冷,视野所及尽头,长长剑锋所指——是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

冰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回响,万籁俱寂——

“你以为就凭你这样,就能取代刘黑吗?”

 

“真让我,感到恶心。”

 


少年无力的身体自空中跌落,身上红白相间的王袍变得残破不堪。黑色火焰渐渐消散,露出后面的人来,纤长的银发在身后缠绕,竖长的冰蓝色瞳孔中的狠厉令人心惊,“这下你该清醒一点了吧!”

滴答——

细细的雨滴打在少年的脸上,地上的人却没有反应。

黑白相间的地板上,少年躺在地上,王袍残破不堪,细碎的刘海遮住了面容,看不清神色。沙尘四起,经过刚才的战斗,原本华丽的王殿早已一片断壁残垣,漫天细雨中,冰冷的声音在耳边清晰回响,

“就你这样,是绝不可能取代刘黑的。”

——绝不可能。

 

地上的少年不自觉握紧了双拳,用力之大让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

地板上冰凉的感触传递而来,不知何时,身体渐渐失去了温度,渐渐冰凉的躯体,深处却好像有一团炙热缓缓燃烧起来。恍惚之中似乎有片段闪过——

 ——我可是···找了你很久啰!

 ——这事有没有意义不重要,重要的是,它『非你不可』。

——你打斗的时候态度不干不脆的,希望你以后别再说是在帮我忙···听了很不舒服。

······

——这件事···你还不需要知道。

漫天细雨中,银发的王执剑缓缓走近,细长的银发被雨打湿,但并不影响它的美丽。漫漫尘沙之中,少年攥紧双拳。

还是面无表情的······冰蓝色瞳孔。

你从来都是这样,什么都不对我说。一直假笑着,隐藏起心底对周围一切的蔑视。尽是巧妙地回避,永远也不能触及核心。

寒冷到极致的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少年一动不动的躺在地板上,像是已经死去一般。

好冷······

好像在冰里面一样······所有的感觉都麻痹了······

我已经再也——···再也···

兹···

突然,一抹炙热从深处升腾而起,光亮之中,是转身射来的红色双眸,巨大的镰刀横卧身侧,华丽的黑发猗逦缠绕,发丝零落间,是嘴角那抹若隐若现的温柔笑意——

雨下的更大了。

 

 王殿中的两个人影,似是静止了一般。

不知何时,淅淅沥沥的雨下了起来,打湿了迤地的银发。白银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地上的少年,单手举起了长剑——一旁的洸观望之中慌乱出声,“小昶···!“

“等一下···“祀翠低下头,不知何时,有雨点滴在身上,”太奇怪了···“


 “···为什么这里会下雨?“


 话音刚落,白银猛的一惊,手中的长剑被打落,掉落在地,狠狠的插进黑白相间的地板当中。“咦···!?“蓝色的瞳孔缓缓瞪大,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眼前的雨珠似是有生命一般升腾而起,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滚动着,不知何时,淅淅沥沥的雨已经不再下。怎么了?雨停了···银发的王捂住被打落刀刃而隐隐作痛的手腕。

背后有声音响起,地板上一动不动的少年慢慢爬了起来,“啊——终于明白能力这种东西的使用方法了···“王袍上已尽是灰尘,少年摇摇晃晃的稳住身体,”···你的用词得好好改改了,说什么恶心···“

“算了···“巨大的雨珠升腾而起,聚集在一起,为灰尘弥漫的王殿,增添了些许湿气,这些水球,却有着惊人的威力——

聚集好的雨珠携带破空之声,向银发的王砸去,疼痛之余,银发的王狼狈的弯下腰去。耳边些许银丝垂下,划出冲击过后的线条。身着王袍的少年伸手擦拭着唇角,眸中的红色黯淡了许多,他努力睁大眼睛,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我清醒了一点之后,就能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银发的王抱住肩膀,有些站立不稳,难以置信的出声,“为······刘黑操纵的应该是冰···冷气才对!“随后,他心中有了些许猜测,”难道···操纵的范围扩大了!?“少年嗤之以鼻,”范围?你傻啊···“剔透的水环在身侧缠绕,少年的表情透着张扬与自信,”错了——这只是非常浅显的科学常识!“

“思维太僵化了,你们——!!“

“切···!”银发的王不住咬牙,向前方再次抬起手,手掌上满是鲜血,刚才的水球已经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伤势。“!?”瞬间,水球再次迎面飞来,白银下意识抬起双臂挡在胸前。飞到近前的水球爆裂开来,伴随着冲击响起的是少年张扬而肆意的声音,“和氧元素反应!比起化学实验来简直是小菜一碟。”

手臂无力的垂落身侧,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地面,银发的王直直站立,低沉的声音响起,“···什么啊···看来只要去做了就还是能做得到的嘛。”白银看着对面身着红白相间王袍的少年,声音不喜不怒,“虽然我真的非常厌恶你,但多少有点刮目相看了。”对面的少年把巨大的刀刃扛在肩头,依旧是少年人张扬自信的气息,“那就顺便彻底的重新认识吧。”

细长的银发笼在脸侧,若隐若现中嘴角似乎勾出一抹浅浅的弧度,却不含任何温度。

呵···

银发的王浅笑一声,细长的黑色刀柄从刀尖开始幻现出来,一路向下,握在手中,“如果你能做得到的话,我会考虑的。”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