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llow

宿命 chapter Ⅱ

Chapter  2

世界伊始。从那一瞬间开始,就孕育着悲剧的萌芽了吗···

——初次睁开眼帘之时···我的面前是你···你的面前是我···究竟是何时诞生的?又是在何处诞生的?全然不知···但唯一确信的是——···

我们···是『这个世界其本身』··· 

 

 刀刃在手中握紧,黑色的皮靴在黑白相间的菱形瓷砖上轻点,银发的王旋身而上。长长的太刀通体漆黑,刀锋狠狠砸在半空中少年防卫在胸前的武器上,银发的王用尽全力将手中的太刀砸下,刀鸣之间,白丝镶嵌的黑袍袍角向后扬起,承载着顺着趋势向后飞舞的银发。

锵——

少年双手紧握武器压抑着砍来的太刀,身体被巨大的发力压得向后倾斜,吃力的抵住后脚掌在空中维持住身形,少年咬着牙向挥刀砍向自己的人看去,“你——···当真想!?”将全身的重量压向手中的锋利太刀,一缕银发因为过分的前倾从肩头落了下来,垂在胸前,银发的王再次倾身而上,脸上的笑容满是狂乱之色,

“当然了——想将一切恢复到原始状态的话,你就是最大的障碍···啊!”

刀锋之间擦过,银发的王一刀滑下,银色的发丝在身后扬起,起势间,沙土飞扬。“···啊!”少年发出短暂而急促的惊叫,下意识抬手遮脸,闭上了眼睛。地板上黑白相间的菱形瓷砖尽数裂开,碎片飞溅,银发的王高举长剑,无尽的黑炎拔地而起,围绕着高举的长剑形成飓风之势。层层黑炎包裹下,银色的发丝在黑白相间的袍角上不断缠绕蜿蜒。

“唔···!!”

在少年的惊呼之下,长长的黑色太刀卷席熊熊黑炎直直劈下,刀锋照亮了一双充满狠厉的蓝色眸子。

烟尘四起的王殿中,漫天黑炎熊熊从高空卷席而下,而在其正下方的,是身着红白相间王袍的少年。昶仰头看着漫天的熊熊黑炎,一动不动,黑炎的攻势没有丝毫暂缓,直直的砸下,转眼便到了少年眼前。

哒——漆黑的天穹下,一抹显眼的白划过,轻落地面。通体雪白的巨型犬前爪轻搭,盈盈落地。银发的王猛然转身,看着雪白巨兽背上毫发无伤的人影,咬了咬牙,面色微沉,吐出来人的名字,

“···洸吗···”

雪白巨兽盈盈落地,随着细碎的光幕褪去,从中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身着白色拘束服。洸面色凝重,用一只手将昶护在身后。少年看着身前显现的人影,急切的抓紧了挡在自己身前人的背,“洸兄!?你之前在哪!?”洸想起刚才王殿深处和泽木的战斗,微微沉默了一瞬,“稍稍有点私事···不过没关系了。我的事已经结束了···”

回头看向身后的昶,洸抬手抚上了少年的脑袋,柔和的语气中满是黯然,“···抱歉···明明说过要保护大家的···”感受着头上温暖的感触,少年微微愣了一瞬,伴随着洸声音的响起,少年微微垂下了暗红的眸子,抿紧了嘴唇,“恩···”

贤吾···

“唷!洸!”打招呼般的问候传来,两人抬头,看向一旁怀抱双臂的白银,薄唇中吐出的是挖苦般尖酸刻薄的话语,“才一会不见,你就变得精神满满了嘛。”洸闻言后咬牙笑了笑,“托您的福。”银发的王握着太刀的手垂在身侧,另一只手从繁复的王袍中伸出,轻轻的搭在腰上,“很好——那你就待在一旁等着刘黑觉醒吧。只要你不添乱,马上就让你见到他。”

殿顶的苍穹如一轮黑色的圆月,洸将昶护在身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果然啊···我就猜到会变成这种局面···就算你这么做,我觉得刘黑也不会高兴的。”银发的王颔住下颚,微微眯起蓝色的眼瞳,“给我适可而止吧!真是无聊,我已经听厌了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蓝色的眸子紧紧盯住对面的人,银发的王嘲讽,“而且···你又何尝不是?”

 

“其实内心真正想的是见到刘黑吧?”

 

昶听着白银的话,扭头向挡在自己身前的洸看去。洸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这个啊···确实,说『不想』那是骗人的···如果能见到的话,无论是谁都想见到他的,不是吗?”看着一旁关注着这边的焰绯和祀翠,洸意有所指的开口,“无论是谁,失去了重要的人都会无比痛苦,却因此要牺牲一路战斗过来的伙伴,又是何种感受?“面含坚毅,洸下了最后的定义,

”这只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

银发的王听着洸的话,薄唇微抿,叹了一口气,将双手叉在身前,“你在人界待的太久了呢,洸。那种理论只有在等值的情况下才能成立。“薄唇吐出淡淡的声音,披露出残酷却又是理所当然的事实,

 “这么说吧···即使将在场的所有人作为交换,都觉得不够。“

这意料之中的事实并没有让洸惊讶,

“果然···除了刘黑,你的眼中容不下任何人。“

随着吐出的话语,洸的身上缓缓变化,隐隐幻化出兽的形态来,”可是不好意思,我不会让你碰小昶一根手指的。“抬起完全兽化的一只手臂,显现的是——尖利漆黑的指甲,和野兽一般附满手掌的毛发,”因为受到刘黑所托,要支持小昶呢。“

气氛正要剑拔弩张,突然,空气中有摩擦声响起,

咻——

什么东西向白银飞去。下意识的抬手拦在胸前,银发的王接住了飞来的不明物体,睁开眼看向手中,蓝色的瞳孔缓缓瞪大,握在手中的黑色圆形球体——是『影之调律因子』。

洸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身旁黑发红眸的少年,“唉···!?为···为什么啊,小昶!?”眼前出乎意料的发展让他有些语无伦次,“把那个还回去的话···!!”

“没关系···”少年抬起暗红色的眸子,一脸挑衅的看向白银,“白银不是那种会突然打破契约的笨蛋吧!?”一挥王袍上前,少年微微咬紧牙,“抱歉,洸兄···从现在开始,让我一个人来。”暗红的眸子盯紧银发的王,王殿上回响的是少年坚定的声音,

“任何人都别插手!”

随着少年上前的脚步,银发的王面色微沉,“这···又是刮得什么风啊?”视线移向白银手中的黑色球体,少年开口,“如你所见,那东西已经还给你了。”

银发的王微微诧异,“真让人意外,刚刚还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横加指责···”少年的语气理所当然,“这么做的意思是,如果你想用那种方式解决的话,我是不会还给你的。但如果不再提那种事,当然就很干脆的还给你了。”

银发的王微微停顿,“可以吗?这可是唯一能让你那重要的朋友起死回生的方法啊···”昶微微垂下暗红的眸子,脑海中是那一如既往爽朗的笑容,“···从一开始···”少年抓紧了身侧的手臂,“我就没打算用那东西让贤吾复活···”将另一只手也抚附上手中的黑色球体,银发的王微微垂下蓝色的眼眸,

“这样啊···”

低头看着手中的球体,感受到的是那股炙热,和自己的身体隐隐共鸣,

 

这是···我曾经失去的···

 

抬手将黑色的圆球托起,唇瓣微启,靠近薄唇时,黑色的圆球就化作隐隐的光线,消失在微张的口里。双手捧住圆球喂到自己嘴里,银发的王微微弯腰,蜷缩双腿,长长的银发此时在身后扬起,与黑白相交的王袍辉映,此时似有神圣的荧光。

 

——终于···回到我的手中了···

 

一旁的绯焰和祈翠看着白银的动作,缓缓皱紧了眉头。

深处有苍白色的火焰燃起,掌权者的权限终于复位。

 兹···

 良久,银发的王睁开蓝色的眼瞳,伸手抚上嘴角,神色有些怔仲。一旁的少年静静的抱臂看着,“即使取回了调律者的力量,已经积累起来的伤势还依然很严重吧?”

“···是的,”银发的王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只手,“我还以为会有什么惊人的恢复呢。”意料之中的情况并没有让少年惊异,“我也是···也就是说我们都到极限了。”抬臂将巨大的刀刃回护在胸前,少年抬起暗红色的眼眸直视银发的王,

“那么,继续吧。”  

听着昶的宣战宣言,身后的绫忍不住出声,“昶,你在说什么啊···!”少年对面,银发的王不动声色的审视,“···你在想什么?”

少年像是早预料到了一般开口,“我知道——你战斗至今只是为了能让刘黑重新出现···所以当我并不是作为刘黑觉醒时,想必你一定大失所望吧···”倒塌的白色巨柱砸落在黑白相间的地板上,残破的王殿之中,少年轻轻地问出口,“···你是不是认为既然我知道这件事,那就好办了?”

漆黑的皮靴踩在地板上,菱形黑白印花的瓷砖因为滔天的战意碎裂,碎片飞溅而起,“但我不能因此就说着『好的』『拿去吧』而将身体让出来。”

一缕银发零落在额前,银发的王微微压低下巴,蓝色的眸子微睥着,满是冰冷之色,“知道了。”

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中,绫一脸担忧的观望着战局,“昶···”通体漆黑的太刀从身侧横空劈下,炸裂破空之声,银色的长发缠绕间,惊人的气势自银发的王为中心,向四周卷席开去。眼睑下方沾染着的点点血迹已经干涸,为冰冷的蓝色瞳孔增加了一抹肃杀之气,银发的王发丝飞舞,轻启薄唇,

 

“这是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放肆了。”            

-TBC-  

评论

热度(8)